蓝田往事之与子偕老

2014-9-14 22:13|发布者:沈遂心|查看:1167|评论: 0|原作者: 沈遂心

简介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记忆里的蓝田,很少有人牵手。提及爱情,总是想起妈妈说过的那句,两个人一起的关系不能太好了。那时我总是问为何,你想知道为何么?我来告诉你。 爷爷家不知从哪一辈迁到徽州,后来娶了附近的....

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记忆里的蓝田,很少有人牵手。提及爱情,总是想起妈妈说过的那句,两个人一起的关系不能太好了。那时我总是问为何,你想知道为何么?我来告诉你。

爷爷家不知从哪一辈迁到徽州,后来娶了附近的奶奶。记事起,爷爷严厉,奶奶随和,跟所有徽州人家的传统模式一样,爷爷说一不二,无人敢忤逆,他们那个年代,恋爱是可以省略的环节,听说有些没有见过面就安排联姻了。因为家族庞大,我出生时他们已经年迈。我8岁时,奶 奶因心脏病去世,有件事我是后来才知晓,但一直记到现在。据说当时爷爷在家中藏好了毒药,准备随逝者而去。后来,兄弟们相继分家盖了新房,爷爷也尝试过跟着子女生活,但总是不适应。吃饭时间过晚、米饭太硬,这些都成为他挑剔的话题。后来一个人又默默地搬回老房子住着。2003年,爷爷81岁,在最 忙的茶季离世,走之前他还说着,走得不是时候,麻烦乡亲们了。那时我的世界观里还没有信仰,父亲是无神论者,但那个雨季,很多人都在重复说着一件事情,曾在三天前目睹爷爷去奶奶坟前凝望,而彼时爷爷抱病在床,根本不可能下床。无论谣言与否,爷爷毫无疑问地葬在奶奶身旁。

从妈妈口中,我听说过很多离奇的婚姻。比如她的姑姑,深夜睡着被人抢亲抬到邻县,比男方大了十几岁,后来还是落户安家生了几个孩子。我一直追问着,为什么不反抗啊?妈妈说着,家里安排的,都拜堂了不就好好过日子。你看多简单,都没有一纸婚约,拜个堂就一辈子了。我无从猜测他们之间可有爱情,或者他们可懂得爱 情,我想起有个男生曾经对我说,真可悲,很多人最后在一起相守一辈子的,根本不是自己的至爱。什么是至爱呢?彼时你说非她不可,分手后一周酗酒颓靡,一个月之后冷静生活,一年之后呢?跟另外一个人十指紧扣照样天长地久。所以我不喜欢语言,除了有攻击性还有诸多迷惑,太轻易说出口也能轻易推翻。

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,也许很多蓝田人都见过她。她叫映娟,是妈妈的初中同学。妈妈口中,她是个非常干净的女孩,会织毛衣,会拿烤好的红薯给妈妈吃,会唱歌。后来她疯了。疯的缘由是,她与一男子相恋,家中极力反对。后来被迫嫁与他人,其实她若是能像妈妈的姑姑一样倒也省事了,无非午夜梦回时想起旧人再痛几番,可惜她没有。于是她一度变成蓝田街上的名人,穿破烂的衣服,在垃圾堆里拣食,不认识任何人,口中永远念念有词,不知道她说什么,没有人敢靠近她,孩子们因为害怕拿石子砸她。哪怕这样,清晨的时分,她站在村口唱的歌依然好听,也许恋爱时,那个男人最迷恋的也是她的歌声吧。后来她消失了,几年前听说有人在皖浙 边界看到过她,依然流浪着,自说自话。

其实该怎样评价她?我曾说过,我若是有孩子,会起名叫吴执,无执,执念是件多可怕的事情。尤其是人间情爱,最痛苦的是她连个呼应都没有。谁会知道,在安静的小镇上,一个女疯子背叛了世界来坚守她的爱情。可若是时间能倒回,多想告诉她一句,那个男人,既然能放弃你,大抵是不值得你这样的啊。

妈妈常说,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太好,原因是,如果一个人先逝去,另外一个人也会活不下去。可是如果,今生能遇见一人,在某个午后,两人白发苍苍执手躺在摇椅上,在阳光下安静地一起离去,也不枉此生了吧。

遂心不写爱情,但我不是爱情的敌人。

如果你单身,请你好好爱自己。如果你爱着,请别轻易分手。如果已结婚,请尊重诺言。


但愿人长久。

文/沈遂心
收藏 邀请
上一篇:四月诗句 下一篇:徽州往事之民有所居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关注骨头船官方微信

阅读排行
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