徽州往事之民有所居

2014-10-24 15:11|发布者:admin|查看:1136|评论: 0|原作者: 沈遂心

简介:我生活的蓝田镇,距离西递13公里。对本地人来说花钱去那些景区是很浪费的,徽州十里不同音,如果觉得说几句方言就能混进景区那只能说图样图森破了。不过我还是去过两次西递,一次是去年回家为陌生人带错路,被丢在景....



徽州往事之民有所居

今日黄山,已然只有残缺的徽州。婺源归了江西,绩溪随了宣城。游客眼里,除了巍巍黄山,总是要去看一看老房子的。

我生活的蓝田镇,距离西递13公里。对本地人来说花钱去那些景区是很浪费的,徽州十里不同音,如果觉得说几句方言就能混进景区那只能说图样图森破了。不过我还是去过两次西递,一次是去年回家为陌生人带错路,被丢在景区门口等爸爸来接,经营古董店的热心老板大手一挥说,蓝田人嘛,这么近。我带你进去玩一趟。第二次是去年正月本市居民可免费游玩和两个好友去了一次。

你要问好玩么?这个我很难回答你,但是从徽州本类景区总体水平来看,的确可以甩外地某些景区几条大街的。如果你曾经在正月的夜里看宏村灯笼高挂,如果你曾经在夏天的晴日里拍呈坎廊桥荷园,如果你曾经在某个午后独自漫步过万安老街。不是拿好玩来界定的,是感觉。

话说回来,不是在写旅游推荐贴。

蓝田的老房子不多,老的概念至少得是过了一个世纪吧。父亲那一辈,我家族历史还没那样悠久。有一个小姐妹家有百年的房子,木质结构,有天窗,冬暖夏凉,地板都是青石板,四家相连,有廊道想通。以前是地主家的房子,少不得几房姨太太吧,现在住着四户人家。小学到初中,每天中午上学都要去等她,老房子散发着特有的气息,她总是跟我说着他太爷爷的故事,最感兴趣的一件是,太爷爷把小金库藏在某某处了,土改的时候房子被分配到某某家,你看,现在他们家发财了,就是因为挖了我太爷爷的金库。此事真假,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。

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是,她家中的木雕处处都有被砍杀的痕迹,这点我外公家也一样,十年文革,老房子所遭受的灾难不可估量。去年8月去呈坎采访,那时候景区刚刚遭受洪灾,他们正忙着灾区重建,其中一项内容是,从下游打捞被冲毁的环秀桥碎片,集合所有的工匠大师将其复原,这座桥建于明朝,不仅是景点,更是历史。有一种力量叫做传承。

其实黄山市在安徽省遗世独立,经济人口处处不出众。但她穷么?我依稀记得呈坎景区祠堂伫立的那几根金丝楠木都不知价值几何。在屯溪回休宁的车上,曾听外地游客说过一段话,"一路昏昏沉沉,恍惚间就觉得突然脑子清晰了,只听见导游通知我们,现在我们到了黄山市境内了。"穷和富,看你用什么来衡量。

我出生时,爸爸跟爷爷还没分家,黄泥土做的平房,内里是木质结构,家里二楼的阁楼非常闷热,彼时小叔叔还年少,就住在阁楼上。后来小叔叔去了沿海,我们总能在他房间翻出连环画等各种小玩意。那个房子,爸爸只有一半的所有权。所以他这辈子的理想之一,就是想有他自己的房子。

新房子就建在老房子边上,第一层楼建好内部粉刷一下爸妈就搬进去住了。水泥建筑,酷暑难耐,只能不停地往天台上浇水降温。夏日的晚上,一家人在天台纳凉,爸妈合计着把第二层盖起来,但是家里经济实在不堪,期间还借了外债。一直拖了几年才动工。在民风淳朴的徽州,盖房子的成本包括水泥砖块等物料成本、工匠工资、伙食开支,剩下的劳动力成本都可以置换,红白喜事也是如此。

徽州重男轻女,父亲几经周转,终究还是没能得一子。此事也是爷爷跟父亲关系不佳原因之一,记得最心酸的一件事是,父亲说,我的房子,他一步都没走进来过,这辈子他都看不起我。爷爷去世前的几个小时立下遗嘱,他的财产分为三份,堂哥,我,堂妹各一份。往事如烟,有些心结,是不是可以过去了?

现在的父亲,最爱叨的事情是,他的房子以后给谁?他白手起家修建的房子,对一个农村人来说,也许这印证了他一生的功勋。但他不知,那也是我心中的一座灯塔。

若有一日,待我可以卸甲,我会回到最初的地方,春日摘茶,夏日捕虾,秋日晒柿,冬日观雪,接管妈妈的菜园,种上满园蔬果。午后泡一杯清茶,在院子里写一个故事。猫咪和狗儿在旁边嬉闹。

但征途尚远,游子岂能不奋进?

还有,嫁给房子,真的就有安全感了?

2014-9-24 22:48/沈遂心/jake-skk

收藏 邀请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关注骨头船官方微信

阅读排行

    返回顶部